时间:2015-06-17 11:55 作者:admin 点击率:3036

原地经行与四念住的关系

“原地经行”是隆波田内观的一个新的练习方法。练习时,借助于觉知脚底和地面的碰触来培养觉性,属于四念住中的身念住。四念住是佛陀教导的唯一导致解脱的道路,也就是身念住、受念住、心念住和法念住。现在我们来谈谈“原地经行”与四念住的关系。

由于六根与六尘持续地保持接触,根据十二因缘,有接触就会生起感受,有感受就会生起渴爱,因此,身、受、心、法这四个念住并不是单独生起,而是一同生起的。在修习过程中,我们无法控制觉知的心(觉性)去观察这个或者是那个目标(所缘),觉知的心会自动选择目标(所缘)去观察。因为在身心五蕴中,并不存在一个固定不变的主体或者主宰能够掌控觉知的心(觉性),或者充当观察者的角色。

说到这里,可能有人会问:那到底是谁在观察四个念住呢?事实上,只有观察和被观察的对象,没有观察者。了解这一点是非常重要的。

四念住中的“身念住”是最粗重和明显的,也最容易被观察。由于当代人烦恼深重,心变得迟钝,所以从身念住入手是最容易的。由于身根和触尘的“接触”是明显且平淡的,心对此不会产生喜欢和排斥,并且能够清楚地知道,因此修习身念处不容易引生出新的贪、嗔、痴。反之,在我们还没有培养出足够强的平等心(觉性)之前,如果过早地去观感受的话,当遇到乐受时,心就会不由自主地喜欢上它,从而引生出新的贪爱;当遇到苦受时,心就会不由自主地排斥它,从而引生出新的嗔恨。所以,对初学者来说,如果越过身念住,直接观察受念住,很容易被感受卷入其中而不知。如果越过身念住,直接修心念住,也是很容易被贪心和嗔心卷入其中而不知,从而引生出新的贪爱和嗔恨。至于观法,也就是观念头,隆波田说过,念头快过闪电,绝大多数人是没有能力和资格去直接观念头的,因为我们的觉性还不够高,心还不够敏锐。

那为什么很多人没有以身念住作为基础,而直接去观感受、观心,甚至去观法呢?那些没有以身念住作为基础培养出强大觉性的人,并不是用觉知的心(觉性)去观察,而是像杂技演员那样用意识(注意力)去知道感受以及情绪的。他们虚构出一个“观者”,用意识分别去关注感受和情绪。用意识去关注所缘和用觉性去知道所缘,是完全不同的两回事。用意识(注意力)去关注感受和情绪,实际上是打压感受和情绪,虽然可以产生宁静和喜悦,但是无法开启智慧,无法将烦恼和痛苦连根拔除。

至于很多人说他们可以观念头,其实是在回忆念头,看到的并不是念头,而是念头的影子。就好比看大象,看到的只是大象走过后留下的足印,而非真正的大象。

在隆波田内观课程上,新学员以“原地经行”作为主要的练习手段,通过觉知脚掌和地面的碰触,就是观身念住来培养觉性。由于脚和地面的“碰”是有力的、粗重的、明显的、尖锐的,觉知的心(觉性)很容易知道,所以利用它来培养觉性是快速而有效的。就像某位学员比喻说,这个方法是一把快刀。

虽然“原地经行”属于身念住的范畴,也就是觉知脚掌和地面的碰触。但是,在每两个碰触之间有大约3-4秒的空隙,在这段时间内,禅修者身体上会升起各种感受,内心会生起各种情绪以及念头。也就是说,在这段时间内,除了身念住以外,其他的受、心、法三个念住也会同时生起。如果禅修者具足了强大的觉性,那么,此时觉知的心会在这个空档里,自动地去观察受、心、法其它三个念住。因此,“原地经行”对四个念住的观察,一个也不少。

之所以大部分初学者不能直接修受念住,心念住和法念住,就是因为我们观察这些念住时,常常被卷入到感受、情绪和念头中,而失去了觉性,就如同一个跛子跌倒在地上而很难再爬起来是一样的。但是借助“原地经行”这个方法,在练习过程中,一旦心被感受、情绪或者念头卷入其中而无法自拔时,我们就可以借助对脚和地面“碰触”的觉知,让心从感受、情绪和妄念中脱离出来,回到当下。就像是跛子有一个拐杖,一旦摔倒,他就可以利用拐杖便利地重新站立起来。因此,“原地经行”不但可以用于培养觉性,同时也使心有了一个“拐杖”。

利用“原地经行”对“碰触”的觉知培养起来的觉性,不但能够观察粗重和明显的所缘,亦可以观察细微的感受、情绪以及念头。当禅修者念住于脚底和地面的接触时,身、受、心、法四个念住都包含在内。对其中之一保持念住时,同时也念住于其它三个念处。所以,“原地经行”是一个包含了身、受、心、法四个念住的禅修方法,是一个“四合一”的方法。